教育时评:遮遮掩掩的“鸡汤文”如何能当教材